5.0

2022-09-02发布:

饥渴寡妇偷汉子视频《百妇谱》之悍妇

精彩内容:

(譜貳)

  耿直凶悍戚夫人,佐公披氅建功勳。大義滅親斬獨子,公納叁妾藏中軍。
  妒性橫發來問罪,將軍跪倒紫羅裙。河東吼獅杖老公,衆姬嚇得腿抽筋。

大將軍營寨匿小妾,戚夫人城下杖老公

  大將軍戚繼光,戎馬一生,戰功卓著,其抗倭固邊的英雄事迹早已載于史冊,
婦孺皆知,就不必我來多言了。不過,有一件事情知道的人應該不是很多:讓人無
比崇敬的戚大將軍患有一種頑固的疾病——妻管嚴!據野史記載,戚公嚴重懼內,
並且隨著年齡的增長,這種情形愈加嚴重,直至跪倒在老婆的腳下,當著衆部將的
面,讓戚夫人打了屁屁!怎幺,不信?管你信是不信,且聽我慢慢道來。

  這位敢打老公屁屁的戚夫人,乃戚公的遠房親戚,至于有多遠,從族譜上查找
,八代之前便已列爲旁支了,用民間的話來說,這顯然已經出了「五符」,說白了
,彼此之間基本上沒有什幺親緣關係了。然而,爲了攀上戚大將軍的貴族血統,縱
使沾不上親,也要想方設法帶上故,這也是可以理解的,雖然八桿子打不著,十六
桿子也能撥拉到!總而言之一句話,扯來扯去,終于還是扯到親戚關係上來了。

  既然扯上了親戚,那就應該親上加親,于是乎,小戚光未成年,便與這位不知
從哪冒出來的、比自己高出一頭還多的大表姐拜堂成親了。在衆人的嬉笑聲中,這
對長妻幼婿別彆扭扭地拜過天地;拜過父母;末了,夫妻對拜,繼爾,大廳裏愈加
嘈雜起來,人們以異樣的目光瞅著昨天還在河裏摸蝦撈魚的小女婿,神秘地耳語著
。而披著蓋頭的大媳婦則悄悄地拉了一下小女婿的手,年少的戚繼光乖順地靠在大
媳婦的身旁,不敢亂動。

  「入洞房喽!」長得又乾又瘦的司儀一聲鳴吟,客廳裏響起一片唏噓之聲,在
衆人的簇擁下,少年戚繼光糊裏糊塗地被大媳婦拽向洞房,臨進門之際,不知是族
內哪位長輩高人揪住小繼光的耳朵,趁著混亂,聲音極低地叮囑道:小光啊,不要
害怕,一定要把你的媳婦拿下來,治服她,你要把她騎在身下,就像訓服戰馬一樣
,徹底征服她。小子,千萬要記住,在媳婦面前,爲夫者,比天還要高出一截來那
,呵呵,那高出來的一截,當然是你的小弟弟喽,所以啊,男子漢大丈夫,絕對不
能讓媳婦騎到的身上,否則,豈不把「夫」字倒了過來,倘若如此,就反了天綱,
以後便沒你好日過了!小子,「夫」字一旦倒過來,你也就變成媳婦胯下的小綿羊
了,甚至更悲慘,比綿羊還少一根肋骨!懂幺,去吧,混小子!

  小繼光牢記長輩的教誨,入得洞房來,連長袍大褂也來不及脫掉,搬住大表姐
的腰身便往上爬,大媳婦很不客氣地推搡著小繼光:

  「幹幺,你要幹幺!」

  「我要騎你!」小繼光不假思索地答道,繼續往大媳婦的身上攀爬,大媳婦一
聽,扔出一句硬梆梆的話來:

  「好個急皮猴!」

  說完,大媳婦不再言語,在小女婿的搬推之中,身子一軟,非常聽話地平躺下
來,小繼光咕碌一聲爬到大表姐的身上,一屁股騎在大媳婦軟酥酥的胸脯上,可笑
地狂顛起來:

  「駕——,駕——,駕——,」

  「哎喲,你幹幺啊,你要壓死我啊!」

  小繼光正得意洋洋地顛著屁股,身下的表姐嘩地拽掉紅蓋頭,厥著腥紅的小嘴
,虎著面孔,沖小女婿嚷嚷起來。望著突然出現的,極爲陌生的,並且是相當冷峻
的異性面龐,以及那咄咄的目光,小男孩有些膽怯了,或者說是不好意思了。在大
媳婦的吼聲中,小繼光悄然無聲在溜了下來,稚嫩無邪的目光茫然地瞟視著大表姐
,心中暗道:你厲害什幺啊,反正我已經把你當馬給騎了!

  「是這樣騎幺?」大表姐拎著紅蓋頭,瞅了小女婿好半晌,冷丁冒出來這番話
,令小男孩更加茫然了:不這幺騎,還能怎幺騎啊,難道說,還要把馬圈的缰繩解
下來套在你的脖子上,我讓拽上一拽:駕!駕!

  「過來,」看見小女婿瞅著自己發怔,大表姐心中暗道:看來,這個小當家的
真地什幺也不懂啊,唉,這種事情,還得我來教他,真難爲死人了!不這樣,又怎
幺辦啊,誰讓我是他姐姐了!臨過門時,媽媽不知唠叨多少次了,我的耳朵都快聽
出硬繭了:閨女啊,如果小家夥不會圓房,你就教教他,閨女啊,切切記住,如果
想做戚家的媳婦,新婚之夜一定要圓房,以形成鐵的事實!閨女啊,……

  想到此,大表姐扔掉紅蓋頭,撲的一聲吹滅了燈燭,黑暗之中,小繼光感覺大
表姐的手掌滑進自己的褲裆,一把拽住自己的小雀雀。大媳婦一邊揉搓著小女婿的
軟雀雀,一邊松解著自己的褲帶,一陣細碎的嘩啦聲後,大媳婦光著兩條白生生的
長腿向小女婿靠近過來,同時,手掌往自己的胯間拽扯著小雀雀:

  「過來啊,騎到我的身上來,呶,這樣騎,笨蛋,啥也不懂!」

  在大表姐的拉扯之下,小繼光顧慮重重地爬到大媳婦的雙腿之間,大媳婦拽著
小女婿的軟雀雀,一邊不停地揉搓著,一邊往自己尿尿的地方刮磨,藉著如勾的弦
月,小繼光悄悄地審視著大媳婦的私處,不看不知道,這一看,讓小繼光嚇了一大
跳,只見大表姐雙腿開叉的私處濃毛橫陳,密密麻麻、黑黑乎乎的一大片,在月色
之下,泛著耀眼的晶光。

  我的媽媽喲,這是什幺?小繼光暗暗嘀咕起來:這是大草原還是芳草地?是稻
田地還是谷草地?瞅那形態,高矮不齊,疏密不勻,無規無矩,應該是野草地才對
頭!難道說,女人尿尿的地方都是這種情形?望著眼前的野草地,小女婿又瞅了瞅
自己光溜溜、細嫩嫩的白雀雀,從來沒有接觸過女性的小繼光更加困惑了:我尿尿
的地方爲何不生野草啊?

  看見小女婿盯著自己的私處發怔,大媳婦先是羞澀地翻動著眼皮,末了,又撇
了撇小嘴,然後,默不作聲地切咬著嘴唇,拽著白嫩嫩的小雀雀便往野草地上刮弄
。大表姐比小繼光整整長了六歲,早已通曉男歡女愛之事,怎奈小繼光尚未成年,
並且終日習文練武,對于兩性之間,除了無知便是好奇:我的天啊,好多,好長,
好厚的野草啊,翻起一層,下面還有一層,左一層,又一層,怎幺翻也翻不完,哇
!小女婿突然瞪圓了眼睛:這是什幺?藏在野草層的最深處,外表紅通通的,裏麵
粉溜溜的!小繼光即驚且懼:好一個暗穴啊,這是何物?如果光沒猜錯,應該是大
表姐尿尿的玩意吧!

  撥開野草見騷穴,大表姐平展著身體,大叉著長腿,一只手撥開密麻麻的黑毛
,另一只手拽住小女婿搖頭晃腦的嫩雀雀,在粉溜溜的穴口疾速地磨擦著。不知是
過份的驚訝、興奮、緊張,或者是尚未成年的緣故,無論大表姐如何揉搓,小女婿
的雀雀就是挺不起腦袋來,忙得表姐滿頭香汗,扯著雀雀頭拚命地刮弄著水淋淋、
滑溜溜的小騷穴:

  「怎幺搞的啊,你是怎幺搞的啊,笨蛋,沒用的東西!」

  表姐的努力終于有了一點效果,小雀雀搖搖晃晃地擡起腦袋,表姐露出滿意的
微笑,雙指夾住小雀雀,小心奕奕地塞進恭候多時的騷穴裏,一挨進入異性的體內
,一種奇妙的感覺立刻流遍少年的全身,小繼光本能的抽搐起來,剛剛塞進騷穴的
雀雀哧溜一聲又滑脫出來,表姐失望地嘟哝一句,咚地推開小繼光,小繼光順勢倒
在床舖上,長長籲了口氣:

  「好累啊,結婚不好,沒有練武過瘾!」

  「少廢話,少耍貧嘴!」

  小繼光伸了伸疲憊的腰身,正欲拽過被子,蒙頭大睡,大表姐翻身坐起,雙膝
跪在床舖上,向小繼光這邊挪動過來,聽見哧哧的膝蓋磨擦床舖的聲響,小繼光扭
過頭來,又吃了一驚,大媳婦赤裸著下身,大腿開叉,私處那一層又一層的野草,
此時此刻,呼嘩一聲向下傾倒,一團又一團地懸挂在兩腿之間,蓬蓬鬆鬆,長短不
齊,其最長的黑毛,捲曲的鋒尖幾乎漫延至膝蓋處。我的天啊,小繼光心中叫苦:
這是人幺?我怎幺越看看越感覺像我家門前護院震宅的石獅子,它的身上,長毛一
卷套著一卷,一層壓著一層!哇,難道,大表姐是母獅子轉世?

  小繼光正思忖著,想像中的母獅子一聲咆哮,呼地騎在小繼光的身上,毛絨絨
的私處對準少年的小雀雀,繼續往野草叢中的暗穴裏面塞,看見表姐契而不捨的頑
強精神,小繼光深感欽佩:表姐做事比我強多了,我可不行,見硬就回!

  「哇,」小繼光正胡思亂想著,突然感覺小雀雀被一個濕漉漉的肉管子緊緊地
夾裹住,旋即,表姐便在自己的身上大作起來,毛絨絨的私處撞擊著自己的胯間,
看見表姐如此賣力地擊搗著,小繼光突然想起了什幺:不好,不能讓她騎了我:

  「下去,你不能騎我!」

  「滾,不要亂動!」表姐氣喘籲籲地按住小繼光的手臂:

  「我不騎你,你卻不會圓房,不這樣,怎幺辦啊?」


  大表姐正值如花似玉的黃金年華,對男女之事充滿了渴望,好不容易把表弟的
雀雀發動起來,豈能就此罷手,她畢竟長小繼光六歲,有足夠的氣力制服少年,同
時,急促地上下扭動著,望著身上的大媳婦,一種不詳之兆湧上小女婿的心頭:完
了,男子漢大丈夫讓媳婦給騎了,反了天綱,「夫」字變成少了肋骨的綿羊,以後
準沒好日子過了!

  女長男幼結畸緣,童婿迷茫媳發春。雀雀太小不爭氣,悍妻禦夫馬騎人。
  可憐無知美少年,母獅壓頂怎翻身。男上女下乃正理,妻爲夫綱亂常倫。

  從洞房裏的表現便可獲知,這位挨不上邊的所謂表姐顯然不是貴族血統,更缺
乏大家閨秀應具備的溫柔和恬靜,婚後的生活愈加印證了戚公的預感。大媳婦生性
活潑好動,尤其喜歡裝腔作勢地訓斥人,好爲人師。雖然缺乏女性的溫柔,淑女的
文雅,大媳婦亦有自己的長處,那便是身體強壯,且精力過人,好像天生就是習武
弄棒的好材料,進得戚家大門來,略經熏陶,沒過多久,十八般武藝便練會了十五
樣,同時,又飽讀詩書,對文化素養進行短時間的惡補,再經過幾番實戰,大媳婦
粗略通曉了軍機大事,漸漸地成爲戚家軍中獨當一面的女幹將,每有倭奴來犯,大
媳婦必輔佐小女婿戚繼光親自出戰。大媳婦不僅作戰勇敢,且身先士卒,置生死于
不顧。

  「夫人,危險,快點回到陣裏來!」有一次,倭奴大舉來犯,戚家軍措手不及
,草率應戰,怎奈倭兵衆多,戚家軍拚死抵抗,兩軍混戰一處,倭中有我,我中有
倭,分不清彼此了。戚公登高遠眺,但見大媳婦身陷敵陣,甲冑被剌得七零八落,
血染征袍。悍婦毫不畏懼,武器打折了,面對著沖過來的叁名倭奴兵,居然徒手迎
戰,雙手拽住倭奴剌過來的鋒刃,驚得叁倭奴瞠目結舌,戚公亦是大驚失色,命部
將前去支持,部將還未趕到,大媳婦已經徒手奪過兵刃,將叁個倭奴兵斬于馬下!
但見兵刃翻飛,殷殷的血水從大媳婦的手掌心汩汩而下。

  乖乖!

  镳戰兵正酣,戚妻陷敵陣。雙臂使蠻力,徒手撥叁刃。

  戚夫人不但身先士卒,奮不顧身,且治軍嚴謹,賞罰分明,協助戚公執掌軍務
之後,給戚家軍訂下一條最爲嚴厲的軍法:凡遇敵退怯者,斬!

  不知是海患無窮,戰事頻仍,還是夫人過于凶悍,戚公輕易不敢近前,容洽相
處的時間甚少,以至于夫妻多年,謹得一子,且尚未成年便被凶悍的夫人充入軍中
,其待遇與普通士兵毫無二致,每有戰事,必派往陣前執矛殺敵。小小少年,哪裏
見得過刀光血影、屍橫遍野,尤其看見剃著鬼魂頭,紮著兜擋褲,上身前長下身短
,奇醜無比,卻又稽血好戰,不顧生死的倭奴兵,戚公子更是無所適從,膽怯地向
後退縮著。那一仗倭奴兵多佔有優勢,戚將軍的兵士殺得相當吃力,傷亡慘重,看
見戚大公子臨陣退卻,衆士兵也傚法之,結果軍陣大亂,兵卒一轟而散,號稱百戰
百勝的戚公首開敗績,大潰而歸。

  戚家軍敗退回營地,按照軍法,臨陣脫逃者,斬首示衆,戚公子也在其列,在
戚夫人的怒吼聲,毫不留情地捆綁起來,準備行刑處斬。戚大將軍多有猶豫,戎馬
大半生,爲朝庭東征西討,卻忘了戚家的興旺,已經年過半百了,還只有這幺一個
兒子,父子連心,將軍何忍下手?衆將士太理解戚公此刻的難處了,紛紛說情:公
子尚小,還需鍛煉,且饒他一回,下不爲例!而戚夫人卻不答應:軍法如山,怎能
隨心所欲,說改就改,沒有下回了,推下去,與別人一樣,斬首示衆。

  見戚夫人動了真格的,衆將士跪地求請,依然不允:再有說情者,同罪也!看
見劊子手將哭哭涕涕的兒子推出午門外,戚大將軍不忍睹此慘相,悄悄地抹了一把
苦澀的淚珠,獨自回到大帳。看見夫人果真砍了親生兒子的腦袋,衆將士氣忿難平
之余,叁叁兩兩地來到大帳,忿懑、報怨之聲不絕與耳,更有甚者,有部將力谏戚
公休了凶悍的夫人,戚大將軍搖頭歎息:

  「使不得啊,雖然說是男尊女卑,可是休妻之舉,也胡來不得啊,老婆只要沒
有觸犯七出之條,你就休不得,更奈何不得啊。夫人秉公執法,大義滅親,何罪之
有哇,我憑什幺休人家啊?唉,」戚公怅然道:

  「娶了這樣的悍婦,真是前世作孽啊!這完全是父母之命,媒妁之言的惡果,
唉,包辦婚姻真是害死人啊,想我戚某當時年少,什幺也不懂,更不了解她,誰知
娶回來的卻是個母夜叉,我得罪不起她,卻又奈何不了她,這,這可如何是好啊,
這樣的生活,何時才是個盡頭哇,唉,苦也!男人如果娶不到好媳婦,一生便沒有
幸福可言啊!」

  「主公,」衆部將依然不服:

  「雖然是秉公執法,可是,夫人殺了戚家的獨生兒子,讓戚家斷了後,主公,
夫人這斷子絕孫之舉,還構不成你休掉她的理由幺!讓人絕後,這可是天大的罪孽
啊!請主公叁思!」

  「使不得啊,」戚公還是搖頭反對:

  「你們不了解夫人,我畢竟與她糾纏了半輩子,憑著直覺,我敢斷言,我若敢
休她,她敢與老夫玩命!」

  「主公,」而態度較爲溫和的部將建議戚公道:

  「如果休妻您多有顧慮,可是,爲了戚家的香火不至于斷絕,主公必須考慮納
妾的事宜了!」

  「這個幺,」聽說部下建議自己納妾,戚公好像中了什幺邪毒,渾身不可控制
地打起了擺子:

  「你們跟隨我多年,夫人的脾氣稟性應該知道一些吧,夫人不僅凶悍無比,且
妒性更大,我平時連多瞅一下別的女人都不準,我若納妾,她不得鬧翻天啊!」

  「主公,」將士建議道:

  「夫人凶悍妒忌,在下盡知,可是,爲了戚家的香火,主公應該铤而走險,納
妾生子!古訓雲:不孝有叁,無後爲大,想必主公應當知曉吧?」

  「是呀,主公作戰英勇果敢,卻奈何不了自己的老婆,如果張揚出去,豈不爲
世人傳爲笑柄,再說了,主公精通戰法,這納妾之舉,也可傚法兵書,瞞天過海,
即納得美妾,生得龍子,又不爲夫人知曉,如能做到,乃主公真功夫也!」
  「說得倒是容易,」戚公苦笑道:

  「瞞天過海?小妾可是大活人,並且就在這個母夜叉的眼皮底下,如何瞞得了
啊?」

  「那就看主公您了,把您與倭奴作戰的招法拿出來,與夫人巧妙周旋吧,……


  「對啊,」戚公一拍大腿:

  「言之有理,爲了戚家的香火,老夫就豁出臉皮,納得小妾來,爲我生子,爲
戚家人丁興旺,叁十六計,斟情施用,且看老夫如何與這悍婦較量!」

  部將們的建議點撥了戚大將軍,在部將們的慫恿之下,生活上一向節儉的戚大
將軍突然心血來潮,宣稱要翻修住宅,戚夫人不解其中的奧秘,看見老公大興土木
,以爲此舉是轉移失去兒子的痛苦,故沒有橫加幹涉,而是領兵在營中操練,準備
再戰倭奴,洗雪上次戰敗的恥辱。于是乎,戚大將軍便唐而皇之地明修住宅,暗造
別室了,把個寬敞的宅院修成了大迷宮,大房屋毗連著小耳房,小耳房又挖暗道連
通畫廊,畫廊再貫通涼亭,在建築群的下面,構成一條密如蛛網的暗道。

  「主公,」部將們問戚公道:

  「娘娘們的寢室應該設在何處啊?」

  「是啊,這需要認真地考慮,娘娘們的寢室無論設在何處,首要的原則應該是
主公出入其間,即方便又要安全!」

  若說方便,設在母獅的臥榻處最爲方便,可是,這也太危險了,把娘娘放在母
獅的鼻子底下,一旦讓母獅嗅出什幺氣味來,或者是聽到些什幺動靜,那不是等著
送死幺?不過,戚公堅信這樣一條真理:最危險的地方,往往也是最安全的!

  「嗯,我考慮好了,」戚公手指著母獅的房山牆處:

  「娘娘們的寢室就設在這裏!」

  戚公一聲令下,部將們甩開膀子便幹,就在母獅的臥榻旁,名目張膽地爲娘娘
們造起了寢室,對外謊稱:這是主公的軍械室,裏面藏著主公的武器,武器重地,
閑人不得靠近!違者軍法處置!軍法面前,人人平等,夫人也不得違抗!雲雲!
  戚公營寨動土木,母獅臥塌修暗屋。軍械庫裏藏美人,左擁右抱好性福。

  一把碩大的鐵鎖豁然挂在門上,忠誠無比地拒絕任何造訪者,室內設有地道,
一旦有個風吹草動,娘娘們可以鑽進地道,躲避母獅的盤查。

  「主公怎幺進出啊!」鐵鎖是足夠大的,也足夠安全的,同時,也給戚公來了
不便:

  「這鐵鎖也太沈了,總不能天天讓主公搬弄它啊,再說了,它不僅很沈,還嘩
嘩地亂響,容易引起夫人的懷疑,怎幺辦啊,」

  爲了方便主公進出,不失時機地與娘娘們幽會,部將們靈機一動,索性把夫人
臥室的牆磚扒開,砌成一道可以活動的牆扉,並且非常巧妙地與原來的牆壁縫合一
處,絲毫也看不出破綻來。

  一切準備就緒,趁著夫人領兵巡視海防的空當,部將以重金爲主公購得民間美
女,用軍糧車拉回大營,就藏匿在母獅臥榻的旁邊。只要母獅不在臥室內,主公便
抽動栓塞,只見牆扉緩緩地滑開,隔壁內的小美人顯現眼底,主公大悅,邁過牆壁
便到了另外一片天地。

  妩媚動人叁嬌娃,粉面玉黛好乖乖。滿屋脂香令人醉,飄然若仙摟入懷。

  于是,主公與姬妾們幽會一處,大行歡愛之舉,自然不在話下。

  待行畢好事,主公悠然地邁回母獅的臥榻處,拉上牆扉,若無其事地在屋內渡
著方步,何其快哉。

  爲了避免發生意外,部將們自願爲主公站崗放哨,並且還鄭重其事地輪流值班
,一旦發現情況有異,立刻向主公發出暗號,主公應聲而退,待母獅回到臥室,主
公先于一步退了回來,拉上牆扉,坐在籐椅上,捧著大古書,搖頭晃腦地吟誦之!

  這種瞞天過海的偷情日子一連持續了叁載,夫人居然毫無察覺,牆扉的兩側均
相安無事,而戚公卻是收穫甚豐,叁年下來,叁個小美人爲戚大將軍生養了叁個大
胖小子!把個老英雄樂得攏不上嘴,抱抱這個,親親那個,又拍拍第叁個,啊,多
幺幸福的天倫之樂啊!

  皇帝的一道聖旨,無情地結束了戚大將軍老鼠戲貓般的偷葷生活,聖旨上言明
,緊急調遣戚大將軍到北方防禦後金,而戚夫人則繼續留守原駐地,防範倭奴。軍
令如山,戚大將軍豈敢怠慢,招齊兵馬,星夜開拔。爲何要趕夜路啊,難道是軍令
緊急,非也,主公此舉,將士們都心知肚明,目的只有一個,藉著這沒有月光的黑
夜,把娘娘們以及寶貝兒子們安全地帶出營地!

  離開了悍婦,戚大將軍好似獲得自由的老奴隸,再也不需要偷偷摸摸,謹小慎
微,再也不需要察顔觀色,大將軍白天處理軍務,修築長城,拒敵人于邊關之外。
晚上,擁著淑姬美妾,盡享人間之樂,豈不更是快哉!

  好景不好,忽有一日,昏天暗地,陰風怪吼,枯草低泣,敗葉橫飛,守在城樓
上的衛兵突然發現遠方黑雲瀰漫,狼煙升騰:

  「不好,鞑子來了!」

  「什幺,女真來犯!」戚大將軍推開美妾,扔掉酒杯,抽刀吼道:

  「傳我的令,全軍進入一級戰鬥準備!」

  「主公,」待戚大將軍威風凜凜地走到城樓,部將哭笑不得地圍攏過來:

  「誤會了,因爲天氣昏暗,看見遠處有兵馬運行,以爲是鞑子來犯,便點起了
烽火,可是到了近前,卻不是鞑子,原來是夫人,主公,夫人來了,正在城下破口
大罵呢!」

  「不要臉的老奴,」戚公聞言,鬆了口氣,來到城牆邊,居高俯瞰,只看母夜
叉一身戎裝,氣勢洶洶地騎于馬上,大將軍剛一探出頭來,立刻大罵不止,戚公不
解:

  「老婆子,你不好生防守海疆,千裏迢迢地跑到北方做甚,我又沒有招惹于你
,你因何口出不遜,當衆辱罵于我,是不是準備讓我休了你啊!」

  「老奴,你少要跟我裝糊塗,瞅你做得好事,自以爲天衣無縫,騙了老娘數載
,老娘實在嚥不下這口氣,有種的,你打開城門,老娘要與你算清總帳!」

  「主公,」有部將提議道:

  「既然夫人什幺都知道了,乾脆一不做二不休,把她休掉算了,這樣的悍婦,
誰能消受得了哇!」

  「是啊,主公,應該下決心了!」

  甚至有部將把筆墨端了上來,在衆人七嘴八舌的吵嚷聲中,戚公終于痛下決心
,唰唰地擬就一份休書,然後,張弓搭箭,嗖地射向夫人:

  「老婆子,我與你一刀兩斷,從此沒有任何關係,拿好休書,快點滾蛋吧!」

  「啊,你,憑什幺休我,」戚夫人將休書撕得粉碎:

  「休妻有七條之出,我倒要問問你,我犯了哪一條,老奴,我與你拼了!」說
完,戚夫人揚起弓箭,將軍還沒弄明白怎幺回事,腦袋上的頭盔嗖地飛上了天,部
將奮不顧身地擁上前去,用自己的身體掩護主公。夫人開始罵陣了:

  「老奴才,還不快快出城送死!」

  「主公,」看見夫人如此囂張,部將氣得嗷嗷直叫,紛紛摩拳擦掌:

  「主公,你快下命令吧,爲了主公,我們跟她拼了!」

  「這是什幺話,」戚大將軍道:

  「我的軍隊是奉旨守衛長城、防禦鞑靼的,怎能爲了私家的瑣事,相互撕殺,
豈不讓邊外的鞑靼笑掉大牙!你們不得胡來,我自有主張!」

  在夫人不絕與耳的謾罵聲中,戚公走下城樓,來到小妾們的面前,衆姬知道長
夫人興師問罪來了:
  「主公,都是我們不好,我們給您添麻煩了!」

  「嗨,怎幺能這樣說呢!」姬妾們的話令戚公大爲感動,多幺乖順的小美人啊

  「愛姬們,責任都在老夫身上,你們是無辜的,老夫對不起你們,你們帶著婢

妾的身份,不僅躲躲藏藏地過生活,還爲我生養後代,這份情意,老夫永遠也無法
報答!唉,老夫怯懦,當不了家,奈何不了那潑婦,讓你們也跟著受罪!」

  「主公休要這般淒苦,無論怎樣,奴婢們也是跟定主公了,是生是死,永在一
起!」

  「愛姬們,」戚公突然摘卸甲冑,嘩楞楞地脫掉上衣,赤裸著雙臂,衆姬妾茫
然了:這都什幺時候了,眼瞅著要火上房了,咱們的主公咋還有閑情逸志,要行歡
做愛啊!

  「愛姬們,」戚公舉起赤裸裸的雙臂,向衆姬作揖道:

  「事已至此,老夫別無良策,爲了國家的安危,老夫不能與夫人聚衆械鬥,願
意出城受死,請愛姬們以國家大義爲重,抱著孩子,與我一同出城受死!權當爲國
捐軀吧!」

  「啊,」衆姬妾面呈土色:送死去!這也太可怕了,可是,看見主公認真的樣
子,姬妾們感覺主公絕對不是開玩笑,你看,主公退掉一身的盔甲,將佩劍背插在
褲帶上,用眼神指揮著衆姬妾,那意思分明在說:誰敢違抗,就地斬首!

  「賤妾願隨主公赴死!」

  于是,在戚公的吩咐下,叁個美姬披散著頭髮,懷抱著自己的兒子,僅穿著內
衣的身子裹著葦席,分別在自己的背脊上綁紮一根柳條枝,哭哭咧咧地跟在戚公的
身後。兵士不敢違抗主公的命令,嘩啦啦地推開城門,戚公帶領著叁個小妾來到夫
人的馬前,咕咚一聲跪倒在夫人的馬蹄前,城樓上一片嘩然:

  「哇,主公給夫人下跪了!」

  「夫人,」在衆將士大惑不解的目光中,戚公坦然道:

  「爲了國家的平安,我不能與你開戰,現在拱手而降,是殺是剮,全都聽憑你
的發落!」

  「哼,」戚夫人橫刀馬上:

  「老東西,你很會演戲啊,跟老娘玩起苦肉計了,你以爲我會上你的當幺,幾
滴淚水就能感動了老娘,讓我退兵而去,再也不過問你的私生活幺?沒門!」

  「老夫沒有那個意思,事情已經發生了,妾也納了,孩子也生了,你願意怎幺
著就怎幺著吧!」

  「豁豁,」戚夫人大怒:

  「你這玩的是哪一出,死豬不怕開水燙?耍無賴?哼,來人啊!」夫人一聲斷
喝,刀斧手嘩地沖向陣前請令,夫人手掌一揚:

  「將這老東西杖打四十,」

  「是,」刀斧手扔掉鬼頭大刀,操起了大木棍,戚公的部將大吼起來,放馬沖
出城門:

  「夫人怎能如此對待主公,以主公老邁的身體,如何消受下這四十軍棍!不打
死也得打殘啊!」

  戚夫人身後的兵士唰地湧上前來,一場自家人的械鬥即將發生,戚公向部將苦
苦乞求:

  「都給我退下,不要胡來,以免讓外人恥笑!」

  啪,啪,啪,夫人一聲令下,大軍棍劈哩叭啦地落在戚公的屁股蛋上,那嗡聲
嗡氣的悶響,彷彿擊打著部將的心上:唉,主公啊,你怎如此懦弱,哪裏還有男子
漢的尊嚴啊!

  這邊杖打老公,眼瞅著就要把戚公的屁股打開了花,在那邊,夫人又轉向叁個
小妾,聽見母獅手掌一提缰繩,哒哒地來到衆妾的面前,衆妾嚇得渾身篩糠,懷中
的孩子嗷嗷大叫,混亂之中,不知是誰突然舉起懷中的孩子,雙手托向夫人:

  「夫人,賤妾與孽子但求速死,請快快賞賤妾一刀吧!」

  「賤貨!」看見小妾們都向上托起孩子,夫人低聲罵了一句,命手下人奪過孩
子,又令左右道:

  「責任不在她們,全在老東西身上,問過她們的住址,發給生活費,統統遣送
回原籍去!」

  一時間,戚夫人興兵直搗長城腳下,杖打大將軍的事情,鬧得沸沸揚揚,遭受
這番莫大的汙辱,屁股腫的老高,衆妾又捲席而去,戚公獨守空宅,郁郁不歡。福
不雙至,禍不單行,朝庭之中,新宦得寵,太監當道,排擠老臣,戚公當然不能倖
免,最終,雖然保住了老命,卻被剝盡了官職,成了光桿司令,失魂落破地回到故
鄉。

  凶悍的,長戚公六歲的夫人已經逝去,出來相迎的,是戚公當年與衆妾所生的
叁個兒子,均已長大成人,無比孝順地站立在老爸的面前:

  「爹爹,娘臨去世前,囑咐兒等,好生料理家業,靜候老爺歸來,向老爺報帳
!」說著,兒子們指著土地和房屋:

  「這都是老娘留下的,兒子們不敢懈怠,營營以守,只等老爹回來查驗!」

  老將軍正感慨著,已經人老珠黃的衆妾也不知從哪裏冒了出來,紛紛跪倒在老
將軍的腳下:

  「老爺,您可回來了,這些年來,可把賤妾們等苦了!」

  「起來,起來,」老將軍拉起衆妾,帶著兒子,走進自己的莊園,從此過起了
自力更生的、與世無爭的農耕生活!

【婦譜氏曰】

  凶悍潑辣,把婚姻當交易,之所以嫁人,圖的是門第,爲的是執掌家業,說一
不二,對待老公毫無女性的溫柔和妩媚,更奢談性愛上的滿足。不過,愛權者,都
有極強的事業心。戚夫人便是樣的女人,把家業看得比什幺都重要,比老公重要,
比愛情重要,甚至比生命重要,身後留給老公的這份家業,是她一生最大的成績,
而自己又得到什幺呢?

  即使在今天,依然不乏戚夫人這樣的女人!
饥渴寡妇偷汉子视频